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
悟空小说 > 都市 > 佔有姜西 > 第1212章 惹了最不该惹的人

佔有姜西 第1212章 惹了最不该惹的人

作者:鱼不语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7-10 03:12:03 来源:258中文

这两年闵姜西在先行什么奇葩没见过,面不改色的说:“我就是。”

她来到沙发处,坐在男人面前,男人假模假式的往沙发后一靠,意味深长的盯着闵姜西,闵姜西老神在在,丝毫不为所动。

会客室里沉寂半晌,终是男人主动开口:“你男朋友不是秦佔嘛,怎么不去铭誉国际,非要待在先行?”

这个开场白,闵姜西确实没有想到,心底狐疑,面上不动声色的回道:“应该没有谁规定,一定要在自己人手下工作。”

男人特别讨嫌的口吻说:“舍近求远,总要图点什么吧?”

闵姜西说:“先行离我住的地方比铭誉国际更近。”

“你跟我装糊涂?”

闵姜西淡笑,“如果你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可能你有点真糊涂。”

她笑得越云淡风轻,男人越觉得她目中无人,年轻气盛,他问:“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闵姜西一听这话,更觉好笑,“抱歉我只知道你姓翁。”

男人道:“翁贞贞是我姐。”

闵姜西闻言,“哦。”

翁洵洵见状,顿时火冒三丈,“你很牛逼吗?”

闵姜西说:“我没觉得。”

翁洵洵蹙眉道:“你男朋友知道楚晋行喜欢你吗?”

闵姜西原本只当他是笑话,可是听到这话,还是不免踩到雷区,声音淡漠中多了几分冷漠,“要不要我把他叫过来,你当面问问他?”

“你吓我?”

“你害怕?”

翁洵洵第一次跟闵姜西打交道,心想一个女人而已,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又被秦佔给金屋藏娇了嘛,还能怎么样?

可真跟闵姜西面对面过招,他才知道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闵姜西已经不能用牙尖嘴利来形容,完全就是尖酸刻薄。

翁洵洵用冷笑来掩饰一时接不上话茬的尴尬,几秒后才说:“第一次见着把脚踩两条船玩得这么清新脱俗的,给秦佔当女友,给楚晋行当员工,两头讨好。”

闵姜西平静的道:“你是替秦佔打抱不平,还是替楚晋行喊冤?”

翁洵洵被她噎得气不顺,黑着脸道:“楚晋行因为你为难我姐,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闵姜西想也不想的说:“我又不认识你姐,她受不受委屈,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太义正言辞,杀得翁洵洵措手不及,明显顿了两秒才道:“你承认欺负我姐了?”

闵姜西本来很是无语,跟这种有头无脑的人说话都是浪费感情,可是想到秦佔说,闵婕出事是翁家人做的,她没去找他们,有些人倒是自己主动往枪口上撞。

闵姜西目不转睛的看着翁洵洵,开口回道:“我很好奇你跟你姐的是非观到底遗传谁,追不上喜欢的人,除了怪自己之外,我想不到怪其他人的任何理由,你们倒好,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泼一身的脏水,这种见人就咬的风格,没有特殊的环境熏陶,一般还不好养成。”

翁洵洵脸色陡然一沉,“你谁说,有种再说一遍。”

闵姜西道:“回去问你全家。”

翁洵洵腾一下子站起来,他身材高大壮硕,加上一脸凶相,着实能唬住一些人,怪就怪在闵姜西见过太多比他凶的人,她坐着,心平气和的提醒,“这是深城,不是南海,这里是先行,也不是你家,想找茬直说,拐弯抹角,除了让我知道楚晋行看不上你姐之外,你还想表达什么?让我从中帮你姐说两句好话吗?”

翁洵洵脸色由黑转红,刚抬手指向闵姜西,还不等他开口,闵姜西起身,兀自道:“我身边常年跟着秦家保镖,先行也偶尔遇到胡搅蛮缠的客户,安保都是练家子,看在你年纪比我小的份上,我提醒你,别在这里闹事,丢面子的人肯定不是我。”

闵姜西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特质,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淡定,比起暴跳如雷,她这种‘礼貌’的警告,明显更让人忌惮。

翁洵洵真就没敢对闵姜西动手,闵姜西说的没错,这里是深城。

气得脸红脖子粗,翁洵洵点了点头,“跟我叫板是吧?咱们走着瞧,我倒想看看你能狂到时什么时候。”

闵姜西站在原地,“慢走,不送。”

翁洵洵气急败坏的出了会客室,闵姜西隔了一会儿出去,丁恪喊她进办公室,问:“什么人?”

闵姜西道:“找茬的。”

丁恪表情一言难尽,闵姜西自顾道:“你还说我是活招牌,我真怕哪天因为我连累到公司。”

丁恪知道闵姜西不会轻易惹事,背后肯定牵连着秦佔,他没问具体缘由,出声道:“以后来公司找你的人,还真要慎重选择见不见面,你又不能把保镖带进来,万一出点什么事儿,我都不好交代。”

不光跟秦佔,还有楼上那位。

闵姜西道:“我之前想过,等丁叮考上大学之后,我也考虑换个工作环境。”

丁恪心底略有意外,脸上倒没有过多惊讶,“家教这块儿,深城做得最好的就是先行,你不想做家教了?”

闵姜西道:“秦嘉定和荣昊都在铭誉国际上学,他们也想让我过去。”

丁恪一语道破,“他们早晚都要上大学,你也不能跟到大学去,因为秦佔吗?”

闵姜西想想今天的事,翁洵洵之所以会找到她头上,脑子进水是肯定的,当然,她在先行工作也是事实,楚晋行心里怎么想,她不敢贸然揣度,但秦佔一定会多想。

“我不能在先行有困难的时候走,现在离开,也算是不给先行添麻烦。”

闵姜西离开公司时,给秦佔发了条微信:【在忙吗?】

秦佔几乎立刻把电话打过来,声音透露着高兴,“想我了?”

闵姜西道:“我给你惹事了。”

秦佔好奇,“什么事?”

闵姜西把今天翁洵洵来公司找她的事说了,“我看见翁家人就不爽,没忍住,刺激他了。”

翁洵洵肯定不会善了,闵姜西不是铜皮铁骨,又不会舞枪弄棒,还得靠秦佔罩。

秦佔闻言,“我还以为什么事,骂得过瘾吗?”

闵姜西说:“还可以,会客室就我们两个,我也怕发挥太好惹得他丧心病狂,随便说说。”

秦佔道:“这算什么事,你要没解气,我让人安排你当面再挫他一次。”

闵姜西眼底尽是笑意,语气假意埋怨,“我是老师,你能不能劝劝我,还拱火。”

秦佔说:“你是我老婆,让你憋着火,我的脸往哪放?”

闵姜西没忍住笑出声:“你自己当恶霸不够,现在还要拉着我跟你一起,那我们真是一家子没一个好人了。”

秦佔道:“这世上好人很多,不缺你我,我们就当恶人,谁惹你就弄他。”

闵姜西心情彻底舒畅了,气一消,理智的道:“你别去找他,他看起来就不太聪明,八成连家里跟你闹成什么样都不知道,不然也不会来找我,他就想替他姐出口气。”

秦佔道:“这么说,楚晋行根本没搭理翁贞贞。”

“嗯,要不是气急败坏,也不会狗急跳墙。”

秦佔心里琢磨着翁家想拉先行入驻南海的事,思忖楚晋行到底什么意思,是单纯的没看上翁贞贞,还是压根儿就不想答应去南海?

翁家一直有意拉拢楚晋行,翁贞贞已经明示的不能再明显,楚晋行不厌其烦,终是跟翁贞贞翻脸,发了好大的火,让她闪远点,翁贞贞被他挫得跑回南海,跟家里一通抱怨,不好意思说自己追不上他,只能说跟楚晋行之间隔了个闵姜西,因为闵姜西,楚晋行才不接受她,这才有了翁洵洵来深城的事。

当晚恰好楚晋行跟丁恪一起吃饭,丁恪无意间提起闵姜西想走,楚晋行下意识的问:“为什么?”

说完,看到丁恪一愣,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反应有点大,但他的心思,丁恪大抵是知道的,也不用掩耳盗铃。

丁恪说:“今天有人来公司找茬,姜西担心给公司惹事儿,但她也不会马上就离职,估计也是事赶事碰到一起。”

楚晋行的心不受控制的往下沉,像是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东西流走,虽然他从来就没拥有过。

他问:“什么人?”

丁恪说:“姓翁,具体的我也没问。”

楚晋行闻言,淡漠的眼底蒙了一层暗色。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